马林抵沪之初入住哪家旅社

张玉菡

原载于《联合时报》2020年11月10日第005版,注释从略

1921年6月3日,驶抵上海港的阿奎利亚号轮船上走下来一位外国人,他就是共产国际派赴中国工作的代表马林。

马林,本名Hendricus Sneevliet。1883年,出生于荷兰鹿特丹市。1901年,进入荷兰铁路系统工作。1902年,参加荷兰社会民主党。1913年至1918年在荷属东印度(今印度尼西亚)从事革命工作,为建立东印度社会民主联合会和印度尼西亚共产党发挥了重要作用。1918年12月,因宣传革命思想被荷属东印度当局驱逐出境,乘船回到荷兰。1920年7月17日至8月7日,马林以印度尼西亚共产党代表的身份,出席了在彼得格勒和莫斯科召开的共产国际第二次代表大会。因积极参与民族与殖民地问题提纲的讨论,受到列宁的重视。共产国际二大闭幕后,8月8日,马林从共产国际执行委员会领受了任务,作为共产国际派驻远东的代表,经由欧洲前往中国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马林抵沪之初入住哪家旅社?在笔者记忆中,一直是东亚旅馆(今锦江之星南京路步行街店——东亚饭店)。这个印象来自2009年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和荷兰国际社会历史研究所等机构一起合办的展览《“马林与中国”文献图片展》,但是在参加编写校改中共一大纪念馆展陈大纲的过程中,又发现了马林住在大东旅社的说法。笔者核查1920年前后上海地图和《老上海百业指南》等资料后,确认东亚旅馆是1917年开业的上海先施公司开设的附业,大东旅社是1918年开业的上海永安公司兼办的附业。两家公司都位于南京路、浙江路和湖北路路口,但分立于南京路南北两侧。两种说法的依据是什么?笔者开始了追踪。

笔者翻查了1925年至1932年的《上海指南》、国内研究马林的专家李玉贞研究员的重要著作《马林与第一次国共合作》《马林传》以及2018年与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合作出版的《马林画传》。在《马林与第一次国共合作》中,找到了两件记述马林初抵上海入住“东方饭店”的文献。两个文件都译自中国革命博物馆荷兰文档案。

令人欣喜的是,笔者在《马林画传》《马林传》中找到了同样一份文件,这是1979年4月15日《自由荷兰报》披露的1922年2月13日荷兰驻华公使欧登科致中国外交部的照会,其中明确记录:“据上海报告,有和兰过激派H.J.F.m.Sneevliet一名,现于去年十二月离开上海北去。此人在上海时住Oriental Hotel 饭店。”Sneevliet 即马林。

现在,已经很清楚地确认马林在沪入住的是Oriental  Hotel了,那么接下来的任务就是考证Oriental Hotel到底是东亚旅馆还是大东旅社了。

笔者想到韦慕庭编、陈公博著《共产主义运动在中国》中曾运用大东旅社案考证中共一大会期。于是,我找到该著1966年英文本。第一部分第二节关于中国共产主义运动的论文第20 页、第22页,共有3处提到大东旅社,英文为the Great Eastern Hotel,但是这是韦慕庭在论述中使用的。

笔者在梳理“中共一大前后档案史料”的过程中,偶然发现《袁振英传》披露的1920年10月(或11月)袁振英写给英国哲学家罗素的信中记载:“本人首次目睹阁下的风采,是在‘大东方旅馆’(The Great Oriental Hotel)阁下首抵沪上当晚的欢迎会。”袁振英提到的大东方旅馆很大可能就是大东旅社。这样两则文献,可以证明大东旅社的英文名称中确有一个Great。至此,运用排除法,可以证明 Oriental Hotel 是东亚旅馆。

但未找到确凿的证据前,笔者仍不敢确认,故特向上海方志专家许洪新老师求教。许老师帮助查找了《老上海行名辞典》《上海大辞典》、1939 年《上海市行号路图录》,可惜都没有找到。又向导师苏智良老师请教。很快,苏老师就发来了好消息。为了确证资料来源,当晚和帮助查找资料的师弟朱嘉伟进行联系。师弟告知是检索上海公共租界工部局警务处档案数据库,搜索到两份档案资料,并发来了图片。一份是1926年的一则案件,案件中记述了发生事件的地点是:in the Oriental Hotel (Sincere Building),Nanking Road.一份是1932年各旅馆的登记信息,其中有Oriental Hotel,550 Nanking Road。根据这两份档案可以明确,先施大楼内的东亚旅馆,英文名称是 the Oriental Hotel,位于南京路550号。

同时,朱嘉伟师弟还帮助搜索到一篇《上海四大百货公司档案史料简介》。正是通过这篇简介,打开了笔者的眼界,使笔者了解到上海档案馆藏有先施公司和永安公司的丰富史料。而且,上海档案馆和中山市社科联已经联合编辑出版了《近代中国百货业的先驱——上海四大百货公司档案史料汇编》。

笔者首先翻查了《先施公司二十五周年纪念册》,欣喜地查到了一张先施公司的“沪行门面图”,建筑绘图上既写有先施公司,又写着“东亚旅馆”,下面一行英文:Shanghai  Emporium & Oriental Hotel,Shanghai。还有一篇《东亚旅馆志略》,生动介绍了东亚旅馆的各种服务。同时,又查到了大东旅社的一张“驻客用笺”,上面也用中英文明白无误地写着“上海大东旅社”,The Great Eastern Hotel,左上角还印有建筑小图。

至此,笔者终于可以放心地下结论了:马林在1921年6月3日抵沪后至14日迁往麦根路之前,入住的旅社 Oriental Hotel 就是位于南京路北面的东亚旅馆,而不是南面的大东旅社。这一结论的得出得到了各位前辈、老师、同仁、同门的帮助,在此特为致谢。

    

(本文为上海哲社办“党的诞生地史料挖掘与建党精神研究”专项课题《中共一大前后档案史料发掘整理与研究》阶段成果。)

扫码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