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高为师,身正为范|细数中共一大代表中的教师

中国共产党的创建,主要依靠一批先进的知识分子。1921年7月,出席中共一大的13位代表,就其社会成分而言均属于知识分子,他们代表着当时全国的50多名党员。中国共产党的创始人陈独秀、李大钊是大学教授,而13名中共一大代表中过半均为教师。

中共一大代表中的教师

△上海代表李达

1920年9月上海共产党早期组织创办了外国语学社,李达教日文。一大后,他参与创办了我党第一所培养妇女干部的学校——平民女校。1923年后,李达基本上就是以教师身份在工作,他先后在湖南法政专门学校、中央军事政治学校武汉分校、国民党湖南省党校、中山大学文学院、上海法政学院及暨南大学、北平大学法商学院、中国大学、朝阳大学、广西大学、湖南大学任教。1949年12月,李达被毛泽东任命为湖南大学校长,成为由中央政府最早任命的大学校长之一。1952年11月,李达被任命为武汉大学校长,直至去世。

△上海代表李汉俊

外国语学社创办后,李汉俊担任法文教师。1922年,李汉俊担任武昌高等师范(武汉大学的前身)社会学教授。他是我国高等院校第一位把唯物史观列为高校教学科目的教授。

△长沙代表毛泽东

毛泽东参加中共一大时,他的身份是小学主事。在他的革命生涯中,毛泽东对“教师”这一身份一直很认可。他曾说:“讲一次课,整整要花一个星期的时间作准备,而且其中还有两个通宵不睡觉。准备了一个星期,讲上两个钟头的课,就‘卖’完了。”早在大革命时期,毛泽东在广州主持第六届农民运动讲习所,讲授《中国农民问题》和《农村教育问题》。在武昌中央农民运动讲习所,毛泽东又加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国社会各阶级的分析》等课程。在中央苏区,毛泽东为马克思共产主义学校学员讲授《苏维埃运动史》。1960年,毛泽东还曾回忆起他在“抗大”当哲学教师的情况:“写《实践论》《矛盾论》,是为了给抗大讲课。他们请我讲课,我也愿意去当教员。去讲课,可以总结革命的经验。”

△长沙代表何叔衡

同为长沙代表的何叔衡参加中共一大时,是长沙市内的中学教师。一大会后,何叔衡与毛泽东二人回湘,建立中共湘区委员会。为掩护活动,二人发起建立湖南自修大学,招收有志青年业余前来学习。这一学校被军阀封闭后,何叔衡又建立湘江学校并任校长,一度名满三湘,并在校内引导不少人秘密参加了党组织。

△武汉代表董必武

董必武曾在家乡高等小学任教,后又赴黄州任中学英文教员。1920年,他创办私立武汉中学。参加一大时,35岁的他社会身份正是中学校长。

△武汉代表陈潭秋

陈潭秋参加中共一大时,正值他在武昌高师附小任教期间。1926年初夏,为迎接北伐军的到来,党在武昌办了一个北伐宣传训练班,当时陈潭秋也给学员授课。

广州代表陈公博在1920年7月执教于广东法政专门学校。然而,大浪淘沙,陈公博最后背叛信仰,被钉在了历史的耻辱柱上。

第一份《决议》中的“工人学校”

中共一大的成果之一便是通过了《中国共产党第一份决议》。《决议》是党指导工人运动的纲领性文件,共六部分:一、工人组织;二、宣传;三、工人学校;四、工会组织的研究机构;五、对现有政党的态度;六、党与第三国际的联系。

其中,《决议》第三部分认为一切产业部门都应建立工人学校,提高工人的觉悟,还应成立工会,教育工人,使他们在实践中实现共产党的思想。

让我们在教师节重温一下《决议》的相关阐述吧!

因工人学校是组织产业工会过程中的一个阶段,所以在一切产业部门均应成立这种学校,例如,应成立“运输工人预备学校”和“纺织工人预备学校”等等。在这种学校里,除非常必要的情况外,不应教若干门不同的课程。

学校管理处和校务委员会应完全由工人组成。党聘请的教员可以出席校务委员会的会议。

工人学校应逐渐变成工人政党的中心机构,否则,这种学校就无需存在,可予以解散或改组。

学校的基本方针是提高工人的觉悟,使他们认识到成立工会的必要。

△中国共产党第一个决议(俄文本、英文本)

中国共产党自成立之初非常注重教育,不是坐而论道,而是强调快速投入实践,与社会各种力量相结合。

△上海工人半日学校

上海工人半日学校是中国共产党早期组织创办的第一所工人学校,创办人李启汉根据工人三班倒的作息时间,分早晚两班上课,因此称为“半日学校”。

△天津工余补习学校开学典礼

建党初期,我党还开办劳动补习学校,对工人开展马克思主义教育。

△平民女校旧址

为了推动妇女运动,党组织先后创办《妇女评论》《妇女声》等妇女刊物,为了培养妇女运动的骨干,又开办了第一所妇女干部学校——平民女校。而各级党校则是中国共产党对领导干部进行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的主阵地。正是在教育中,革命的火种薪火相传,觉醒的力量在传递,最终汇成洪流。

尊师重教是中华民族的优良传统,在第37个教师节,中共一大纪念馆谨祝全国广大教师和教育工作者节日快乐!

整编 | 毛文琦

扫码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