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德里——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新时代丛书社”所在地

在中共一大纪念馆的建筑外立面上,一个个拱形门楣下悬挂着12块带有上海红色里弄名称的铭牌,包括树德里、渔阳里、广吉里等。这些镌刻着红色基因的名字,牵系着中国共产党创建和早期发展的历史根脉。一座座石库门建筑,遍布在上海的大街小巷,交织成久久回响的红色旋律,凝聚成汹涌澎湃的红色力量,融入上海这座光荣之城的血脉。

“红色里弄”系列的前三期,我们分别介绍了成裕里、渔阳里、泰康里。今天,我们选取12块红色里弄铭牌中的树德里,回望百年前一批思想先进的知识青年在这里留下的红色印迹。众所周知,树德里是中共一大会址所在地,这里是中国共产党的诞生地、中国共产党的“产床”,也是中国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

关于中共一大会址的历史、寻访过程,我们已经在《开讲啦|正是这座石库门房子》《这件“文物”,见证百年巨变》《71年前,正是他提议寻找中共一大会址》等推文中介绍过。但你知道吗?树德里还是“新时代丛书社”的所在地,不但编译了一批宣传马克思主义的译著,而且为中共一大的召开提供掩护。

△ 树德里铭牌

闯入会场的不速之客

让我们将历史的时针拨回1921年7月23日,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上海法租界望志路106号(今兴业路76号)的李公馆召开,树德里即是李公馆后门的弄堂铭牌。7月30日晚,第六次会议被后门闯入的一名陌生男子打断。他称自己要找社联王主席,可又慌忙离开。有长期地下工作经验的共产国际代表马林断定此人是密探,建议立即休会。代表们迅速撤离,李公馆的主人李汉俊和广州代表陈公博留下应对。

化险为夷的中共一大会址

代表们撤离后仅隔10多分钟,法租界巡捕房的警车便来到李汉俊家。法租界巡捕质问李汉俊:“你们在开什么会?”留下应变的李汉俊用熟练的法语泰然应对,说是北大几个教授在这里商量编辑“新时代丛书”的问题。巡捕们搜查一番,一无所获,悻悻而归。李汉俊以新时代丛书召集作者座谈为理由,与巡捕周旋,不仅帮助中共一大会址化险为夷,还使撤离的代表们避免被追踪,得以顺利转移至浙江嘉兴,最后一天的会议在南湖游船上继续举行。

△ 我馆基本陈列第四部分反映“7月30日 会议风波”的漫画

作为掩护的新时代丛书社

原来,在筹备中共一大时,李汉俊主动提出将李公馆作为中共一大的秘密会址。为确保一大会址的安全,新时代丛书社于1921年6月在李公馆创办,发起者包括李大钊、陈独秀、李达、李汉俊、邵力子、沈玄庐、周作人、沈雁冰、陈望道等15人,其中多为中国共产党发起组成员。

1921年6月24日,上海《民国日报》副刊《觉悟》登载了《<新时代丛书>编辑缘起》。由李汉俊执笔的《缘起》申明,“起意编辑这个丛书,不外以下三层意思”——其一,“想普及新文化运动……一个社会里大多数的人民连常识都不曾完备的时候,高深学问常有贵族化的危险”。其二,“为有志研究高深些学问的人们供给下手的途径”。其三,“节省读书界的时间与经济……希望能帮助一般读者只费最短的时间和最少的代价,去得较高的常识和各科学的门径”。

△ 我馆基本陈列第四部分展板《<新时代丛书>编辑缘起》

1922年1月至1923年12月,新时代丛书社陆续编译、出版了9种书籍,包括《女性中心说》《社会主义与进化论》《马克思主义和达尔文主义》《马克思学说概要》《遗传论》《产儿限制论》《进化》《妇人和社会主义》《儿童教育》。

△ “新时代丛书”之《社会主义与进化论》《马克思主义和达尔文主义》

新时代丛书社编辑处通讯地址起初为上海贝勒路树德里(今黄陂南路374弄)一百零八号。自1922年6月,“新时代丛书”第5种书籍——《遗传论》出版时,通信处开始变更为“上海宝山路商务印书馆编译所沈雁冰转新时代丛书社”。

△ 树德里,摄影:程笛

来源 |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故事》、新民晚报、联合时报
整编 | 王锦旋

扫码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