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情|“一大人”的抗疫故事•马玮佳

在本轮疫情中,“一大人”不忘初心,处处奋战在战“疫”一线,同心同德同力同行,为上海战胜疫情实现社会面动态清零而努力。在这里,他们既分享自己难忘的经历,也记录身边看到的抗疫故事。他们看见,他们讲述,他们记录。这是“一大人”的责任与担当,更是“一大人”的忠诚与信仰。

本期为大家推送的是党政办公室马玮佳的社区抗疫志愿服务记实。


我居住在徐汇区长桥街道,小区从3月11号开始封控。当时得知要封控的消息,我和妻子都以为不会很久,就让父母连夜回了自己家。两位老人本来在家里帮着带小孩,后来才意识到决策失误,我和妻子只好一边做社区志愿者一边带孩子,度过了难忘的一段时光。我服务的小区有22幢楼,26位下沉一线干部。大家在居委会含书记在内的7名工作人员、153位社区志愿者和7000多户居民的支持下,一路“打怪”升级,练就了一身硬核本领,更见证了许多社区里的守望相助。

“你们放心把小孩送过来”

3月11日小区刚封控时井然有序,大家都没觉得有什么问题,第二天情况就不太对了,居委会的工作人员跟我说小区里面有情况,预计要封控14天。封控初期,确实也有居民不理解,各种问题都暴露出来,比如怎么给老人配药送药、有居民认为信息发布不及时,还有人质问为什么要反复做核酸,等等。没几天,越来越多居委干部都冲到了一线,我们居委会书记每天都在小区门口和居民做解释工作,我就知道人力已经不足了。我和妻子就说,我应该也必须要上。 

一开始,只有我参加志愿服务,妻子留在家里照看小孩。后期多次全员核酸,一栋楼的志愿者从原来4人增加到6人左右,志愿者的需求量突然变得非常大,特别是有几栋楼封楼后,很多居民也开始产生焦虑情绪。我和妻子商量,我们不但要服务自己楼,也要做其他楼的志愿工作,所以我妻子也决定要加入志愿者队伍。

因为老人不在家,我们首先要解决小孩的照护问题。孩子才5岁,白天得有人看管,吃饭问题也得解决。巧的是,我们楼上有一户邻居跟我母亲关系比较好,平时在群里也一直和我们互动,非常热心。我们就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问问看小孩能不能托给人家。我是前一天晚上去敲的门,邻居家是一家三口,还有一位老人。那天是老人开的门,我就跟她讲了家里的情况,没想到老人很爽气,立即就答应了。她说:“你们做志愿者辛苦了,我家小孩比你小孩大不了多少,你们放心把小孩送过来,家里吃的喝的都有,中午晚上都在我家吃了!” 

“志愿名额经常被秒杀”

没有了后顾之忧,我们做起工作也能更投入。志愿者群里大家积极性都很高,每次发布任务,大家就接龙报名,名额经常被秒杀的。我本来以为大概很多居民刚开始觉得新鲜,但后面几天一直是这种状态,在明知病毒传染性很强的前提下,还有那么多人义无反顾往前冲,我觉得很了不起。一开始,群里年纪大的人比较多,后来年轻人不断加入,大家越做越有经验,志愿者也会把自己的经验方法告诉后来人。

我们一号楼报名的志愿者比较多,我和妻子分开行动。她主要负责喊人下楼做登记,我负责查验健康云码,还要骑着电动车在不同楼栋之间来回穿梭。有些楼下的试管和咽拭签子不够的,我得骑着电动车到小区居委里去拿,再送到各个点位。准备试管也有窍门,为了加快速度,我要把试管稍微拧松一点,这样交给医护人员时就能单手打开,但也不能拧太松,到后来我拧得熟练了,一个人大概10分钟就可以拧50管。我也没太在意形象,防护服里没穿外套,就穿了一件棉毛衫,有时候做了半天,衣服裤子已经全部湿透,真的能体会到医护人员的不容易。

我妻子是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的员工,她也做过讲解员,因为她声音比较好听,所以安排她喊楼,一开始其实都靠嗓子喊,后来发现有大喇叭更省力,就让她录制声音:“一号楼的居民下来做核酸了!”有些居民的阳台朝正面,有些则是朝另一面,所有要在正面播放5分钟,再转到背面放5分钟,有时楼顶的居民听不到,就用一楼门口的问答器沟通,这样就不用跑上楼。我妻子做事也比较仔细,她还要在楼门口询问下楼的居民,核对户数信息,在提前打印好的表格上打钩,做到一户不漏。

做志愿者时间长了,我们觉得老是麻烦邻居也不好意思。我俩试过好几种打配合的方法,兼顾志愿者工作和照顾小孩,一种是以天为单位两人轮流,一个人做志愿者另一个人在家带小孩,还有一种方式是一人上午,另一人下午,最后从节约防护服的角度考虑,还是决定按天轮流,否则每天就要用掉两套防护服。

“见证社区里许多守望相助”

每次我俩回家都不敢抱孩子,要先分别去洗澡,把所有衣服脱下来放洗衣机里,全部随身用品消过毒以后,我们才敢碰他。孩子虽然还小,但很为他的爸妈骄傲。有一次,我带他去做核酸,他看到妈妈在工作,激动地打招呼,跟周围的人说“这是我妈妈”。我有时候不在自己家楼下做志愿者时,他看到穿大白衣服的人就拉开阳台窗户喊爸爸,喊错了也不会尴尬,可能他觉得所有志愿者都是他心目中那个很“高大”的爸爸吧。

通过这次做志愿者的经历,我们也见证了社区里许许多多守望相助的细节。特别是邻里关系,大家很为彼此考虑。因为志愿者家庭用的酒精消毒液量很大,也曾一度遇到短缺的问题,后来邻居发起团购,号召大家主动少买一点,把更多的消毒液留给做志愿者的家庭。

记得4月4日做核酸那次,我们接到通知,志愿者凌晨5点就要到岗,当时已经凌晨1点多,“唰”的一排大概50多个人立刻在群里响应。根据安排,一些居民早上6点就要做核酸,因为是临时通知,大概5点多的时候,我们就在小区群里试探地提醒一句:叔叔阿姨我们6点要做核酸。没想到大家都在群里面回:我已经准备好了!相当配合我们的工作,没有人埋怨一句话。

做核酸采样时,很多小孩都特别懂事,他们会自己给自己做心理建设,告诉自己一定要勇敢,默默对自己说:“今天要加油,我肯定不哭!我要把嘴巴张大快点做掉!”我当时就在心里对自己说,为了这些孩子我也要好好做志愿者,和大家一起共度时艰,早点战胜疫情。

我觉得不管在哪里工作,作为一个中国人,这时肯定会主动要求帮一把,更何况我是一名党员,我妻子也是中共二大会址纪念馆入党积极分子,关键时刻更要冲锋在前。我在中共一大纪念馆工作,当年,先烈们敢为人先,创造了开天辟地的大事变。作为党的诞生地的工作人员,更应该毫不犹豫响应号召。

昨晚习近平总书记就当前疫情防控所作的重要讲话振奋人心,我们只要坚决执行党中央的决策和市委决定,在全国人民的大力支援下,一定可以打赢大上海保卫战。

撰稿 | 马玮佳
摄影 | 马玮佳
整编 | 王锦旋 王芳芳

扫码预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