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性教育专栏

先辈的声音

| 返回列表

彭雪枫(1907.9—1944.9)

       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高级将领,生于河南省南阳市镇平县,中国工农红军和新四军杰出指挥员、军事家,参加过第三、四、五次反围剿,二万五千里长征,组织过土成岭战役,两次率军攻占娄山关,直取遵义城,横渡金沙江,飞越大渡河,进军天全城,通过大草原,是抗日战争中新四军牺牲的最高将领之一。他投身革命20年,被毛泽东、朱德誉为“共产党人的好榜样”。为了纪念彭雪枫,在安徽省宿州市、蒙城县等地均建了彭雪枫纪念馆,或以雪枫命名的公园或学校。
 

       书信:
       (1)家书
       1942年2月10日,腊月二十五
       “新春节——四天哪!——应有我们的假期读书计划”
       首先为你庆贺!归途,不断的思索着,心神十分愉快!
       不知你们究竟要的那(应为哪——整理者注)一种参考书。所以送来一本《中国近代史初编》,太厚了,只能做参考。
       新春节——四天哪!——应有我们的假期读书计划,假期读书应以软性的为主,如传记小说之类,起码也应当是随笔等,我打算读完《静静的顿河》第三卷,倘有可能,再复读一遍季米特洛夫的报告。对于你,我热望你也有个计划。此外,腾出三分之二的时间,在春风润面的清明天气的大地上,我们可以谈天。盼望着气候能如我们的意。
       一切问题要照顾到各方面,尤其在对人接物上,因为在主观上某些时候的疏忽,也即是人家借以起成见之机会,故孔夫子之“临事而惧”是有其痛苦的经验的。不知你以为如何?徐永文似乎有些意见,你可以和他谈谈。
       附上《斯大林演说集》一册。
红叶 10日晨9时致裕群

       (2)1942年2月20日,正月初五
       “我们永远和谐的为革命事业奋斗”
       裕群:
       昨夜的复信欢快的读了两遍,心旷神怡,兴奋得很!“我们永远和谐的为革命事业奋斗!”这句话在今天说来,更有其重大的意义,不会在我的脑子里忘掉。所仍以为不满足的是对于信是越长越不嫌长的,因为有许多我的信内的话你尚未提及。然而立刻又原谅了你,你的学习忙。深夜的疲倦。只有见面,慢慢的长谈长谈长谈!
       ……
       《日出》张尚未读完,见面时带给你。《三国演义》也是一本必读的书(陈军长说不读三国和红楼的即不是中国人),如你愿看,我可按本送你看,那里有战术,有策略,有统战,有世故人情。
       你嘱咐我读政治经济学,这是早已抱定志愿而终未实现的,待读完《战争论》后,即开始读。
       五块钱是借李化海的,将来稿费还给他。
       夹裤送来两条你择一条。我很爱那条哈达呢的,倒不是由于它“阔”,而是式样好,特别是富于历史意义——太原时代的。
       星期六我给直属队上党课,争取星期日去看你,和你到郊外长谈。——“希望”总在引导着时,人总是心情愉快的!
       学习应有调剂,不要影响身体。
       手冻疼了,就此结束。
                               
听从你的嘱咐的军人复
2月20日13时

       (3)1943年2月18日,正月十四
       “我要向你挑战了,向你提出订立‘读书比赛条约’”
       玉琼:
       三天来做了不少的事,心里颇为愉快。15日,读书三小时,16日读书四小时,《左派幼稚病》读完了,待着作笔记,另外读两本理论性的小册子,还加上一本曹禺的《原野》剧本。昨天会客之外,为《拂晓报》写一篇社论,《论精兵主义》。人到不如意的时候,谈话之外,最好还是读书。
       我要向你挑战了,向你提出订立“读书比赛条约”,不知你有勇气应战否?时间你比我多,因为你今天是“闲员”了。读书之外,尚有何事?我们应该一星期作一次清算。看谁读的页数多,质量强,理解得透彻?这里各有其优劣条件,我的优势是水平似较你高些,你的优势则为时间比我多多。各不吃亏。
       我不希望你东跑西跑,将时间浪费在笑谈之中,但也不愿你长期的深居简出,像一个封建之家的“闺秀”。我要求你在星期六、星期日可以外面走动走动(不是一定要到半城来),星期一至星期六则应埋头,埋头!第三个埋头!苦读,苦读!第一百个苦读!
       ……
雪枫 18日上午
我希望下次晤面,是我去找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