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性教育专栏

四讲四有

| 返回列表

为实现一个“大我”去寻找信仰——澎湃

       1896年,在广东海丰县有名的大地主家庭,一个男婴诞生了。这个家庭被统辖的农民男女老幼不下一千五百人,而家庭里男女老幼不上三十口,,这个原名彭汉育后被叫做彭湃的孩子从小过的是多么富裕优越的日子。然而,走出彭家大院,当时的中国却是另外一种样子。从19世纪中叶起,在与外国列强签订了多个不平等条约和章程之后,中国,已逐渐沦为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社会,救亡图存的民族使命迫在眉睫。
       自幼锦衣玉食的彭湃,最看不惯地主、乡绅们鱼肉百姓,社会两极严重分化的残酷现实。为寻求真理,他向祖父提出东渡日本求学的请求,在澎湃身上寄托了“谋官爵、耀门楣”厚望的祖父,欣然同意。然而,只有澎湃自己清楚,在他炽热的内心里洋溢着的,却是另外一种热情。
       在日本早稻田大学的图书馆里,彭湃读到了《共产党宣言》,激动不已的他,感觉自己触摸到了救中国的真正良方。他在接受了河上肇等日本著名社会主义者思想的影响后于1921年学成回国,回国后不久他便在广州加入社会主义青年团,而后又在海丰发起组织“社会主义研究社”“劳动者同情会”。他在《告同胞》一文中指出:必须进行社会革命,破坏私有财产制度,实现社会主义。
       以“救国救民、变革社会”为己任的彭湃,最终背叛了自己的家庭。当着一万多农民的面,彭湃将一箱子田契、铺约一张张烧毁,而随着那一把火烧掉的是彭家折合成今天每年近400万元人民币的收入!在烈火中闪耀的,是与传统剥削和压迫制度决裂、动员农民起来革命的信仰之光。
       彭湃的惊世骇俗之举,被家里人痛呼“祖上无德”,骂他为“逆子”。对此彭湃自述说:“除了三兄五弟不加可否外,(家中)其余男女老幼都是恨我入骨,我的大哥差不多要杀我而甘心。”荣华富贵、高官厚禄、锦绣前程,这是自古以来很多人孜孜以求的梦想,但却被找到了信仰真谛的革命者弃之如敝屣。澎湃的“败家”行为最终赢得了广大贫苦农民的衷心拥戴,“彭菩萨”的称号在海陆丰(今称汕尾市,辖海丰、陆丰、陆河三县和市城区)乃至整个广东不胫而走。彭湃走到哪里,都有大批的农民赶过来,拥护他当农会的首领,一起干革命。
       1926年,彭湃撰写的《海丰农民运动报告》发表,这是我党历史上第一部关于农民运动的专著,因此,彭湃被毛泽东誉为中国“农民运动的大王”。彭湃领导的海丰农会,一开始由13个分布在县城四周的农会组成,到1927年2月,整个海陆丰农会会员达到了100万人以上。1927年3月,中华全国农民协会成立,彭湃和毛泽东、方志敏等13人被选为执行委员,担负起领导全国农民运动的重任。
       正在革命工作如火如荼的开展时,由于叛徒的出卖,彭湃于1929年8月24日被捕。面对残酷的审讯与拷打,对于革命的前途和命运他总是坚信“不久的将来,一定能够推翻反动的统治,建立全国的苏维埃政权,为了我们的子子孙孙争得幸福的生活,就是献出了自己的生命也是在所不惜的。”8月30日午后,上海龙华国民党淞沪警备司令部,一份“速速就地处决”的密令将年仅33岁的澎湃送上了刑场。面对一排黑洞洞的枪口,他高呼 “中国红军万岁!”“中国共产党万岁!”等口号慷慨赴死、从容就义。
       彭湃孙女彭伊娜曾言:中国革命历史上,一批先行者很多都是出身于富有的家庭,是知识分子,他们更关注“大我”而不是“小我”,他们是为了实现一个“大我”去寻找信仰,践行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