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性教育专栏

四讲四有

| 返回列表

我是党的干部,服从组织安排——孔繁森

       20世纪90年代,有这样一位共产党员,他的理想、信念、人格、情操,使千万人的心灵为之震撼。他,就是被称为“焦裕禄式好干部”的原中共阿里地委书记孔繁森。他把自己的一腔热血都洒在了西藏高原上。
       “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作千秋鬼雄死不还乡”
       西藏高原号称“世界屋脊”,高寒缺氧,气候恶劣。1979年,国家要从内地抽调一批干部到西藏工作,时任地委宣传部副部长的孔繁森主动报名,并写下了“是七尺男儿生能舍己,作千秋鬼雄死不还乡”的条幅。其实他并非不知道西藏天高地远;并非不知道那里生活艰苦;并非不知道远离家乡和亲人意味着什么。但他更清楚地知道,这是祖国和人民的需要,这是党的召唤。
       孔繁森进藏本来是作为日喀则地委宣传部副部长选调的,报到后,区党委见他年轻体壮、意气风发,临时决定改派他到海拔4700多米的岗巴县担任县委副书记。征询他的意见,回答很痛快:“我年纪轻,没问题,大不了多喘几口粗气。” 在岗巴工作的3年间,他跑遍了全县的乡村、牧区,访贫问苦,和当地群众一起收割、打场,干农活、修水利。有一次,他骑马下乡,从马背上摔下来,昏迷不醒。当地的藏族群众抬着他走了30里山路,把他送到医院抢救。当他从昏迷中醒来时,看到很多藏族群众守护在身边,心中异常感动。1981年,孔繁森奉调回山东,在山东他就不止一次的表示:“我这条命,是藏族老百姓给捡回来的。如果有机会,我愿再次踏上那片令人终生难忘的土地,去工作,去奋斗!”
       “青山处处埋忠骨,一腔热血洒高原”
       1988年,又一次严峻的考验摆在了孔繁森他面前。这一年,山东省在选派进藏干部时,认为他政治上成熟,又有在西藏工作的经验,便准备让他带队。组织上问他有什么困难,他还是那句话:“我是党的干部,服从组织安排。”
       孔繁森此次第二次调藏工作,是担任拉萨市副市长,分管文教、卫生和民政工作。为了发展当地教育事业,他跑遍了全市8个区县所有公办学校和一半以上的乡、村办小学,把拉萨的适龄儿童入学率从45%提高到80%。全市56个敬老院和养老院,他走访过48个,给孤寡老人送去了党和政府的温暖。因西藏偏远地区医疗卫生条件较差,他每次下乡时都特地带一个医疗箱,买上数百元的常用药,送给急需的农牧民。一个医药箱虽然解决不了所有问题,但对接受治疗的患者来说,却往往是性命交关。“青山处处埋忠骨,一腔热血洒高原。”正如孔繁森在一首诗中所写,他把自己一颗火热的心献给了西藏高原,献给了党的事业。
       “冰山愈冷情愈热,耿耿忠心照雪山”
       年4月4日,孔繁森告别拉萨赴阿里上任。按说,他现在应该东进返乡,然而,他却接受了项更艰巨的任务,驱车向西,到这个平均海拔4500米,空气中的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一半,最低气温零下40多摄氏度的阿里。
       这一次,听说孔繁森要延长在藏时间到阿里工作,有的同志劝他:你是山东的干部,已经先后两次进藏,该吃的苦也吃了,凭你的政绩和能力,回去一定可以干得更好、进步得更快。听了这话,孔繁森的神情顿时严肃起来:“怎么能说我是山东的干部呢?我们共产党员无论在哪里工作都是党的干部。越是边远贫穷的地方,越需要我们为之去拼搏、奋斗、付出,否则,就有愧于党,有愧于群众。”
       去阿里的山路并不平坦,然而孔繁森是一个感情丰富、喜爱读书、写诗的人。在他眼前的是祖国西南边陲这神圣的土地,在他的心中油然而生的是一种崇高的责任感和神圣的使命感。一首《耿耿忠心照雪山》最能表达他当时的心境,“峥嵘岁月三十年,二次出征到边关。踏遍荒山犹未老,历尽千辛更知甜。冰山愈冷情愈热,耿耿忠心照雪山。”
       然而谁又会想到几年后即将迎来50岁生日的孔繁森在去新疆塔城考察边贸的途中,因一场车祸不幸殉职,仅仅留下两件令人心碎的遗物:一是他仅有的钱款——8.6元;一是他的“绝笔”——去世前4天写的关于发展阿里经济的12条建议。      
       斯人如磬,当时时叩问为政者心中“民”字的分量,心中有“民”才能做到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斯人已逝,也当时时自问灵魂深处“党”的分量,心中有党才能做到对党忠诚、政治坚定。
       “我是党的干部,服从组织安排”这正是孔繁森身上所体现的讲政治,有信念,也正是“人民”与“党性”铸就了一个共产党员品格的崇高和伟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