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性教育专栏

四讲四有

| 返回列表

老地方就是保密——邓稼先


邓稼先
       1950年8月20日,邓稼先获得美国普林西顿大学物理学博士学位,九天后他便返回了当时一穷二白的新中国。也正是在这一年,邓稼先走到了人生轨迹的分岔口。
       国初期的新中国承受着巨大的建设压力,尤其在重工业方面十分落后,毛泽东曾为此感慨:“现在我们能造什么?能造桌子、椅子,能造茶碗、茶壶,能种粮食,还能磨成面粉,还能造纸,但是一辆汽车、一架飞机、一辆坦克、一辆拖拉机都不能造。”与此同时,新中国成立又面临着极为复杂的外交局面,在朝鲜战场上又与当时的美国形成正面冲突,为此美国政府曾多次扬言要对中国使用原子弹。当时的国际舆论也宣称,自广岛长崎被毁后,没有任何一个国家,像新中国一样临近核威胁。而要保卫世界和平,就必须反对原子弹,要反对原子弹,必须自己先拥有。邓稼先就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出任核研究院理论部主任,但这是一项极为保密的工作。
       邓稼先的妻子许鹿希回忆,那是1958年8月的一天晚上,辗转反侧的邓稼先久久盯着窗外的一轮明月,这是邓稼先惯常的神态,他常常望着月亮出神,突然,邓稼先坐了起来,将一只手轻轻放在妻子的手上,眼睛却仍然盯着窗外的月亮,轻轻地说了一句,“我要调动工作了。”
       妻子以为只是普通的工作调动,谁会想到丈夫是去造原子弹呢,于是自然地追问:
       “调哪儿去?”“不能说”
       “那干什么?”“不能说”
       “在不在北京?可不可以通信?”“那不行。”
       沉默片刻之后,邓稼先说:“这个家也顾不了了,就是为它死了也值得,家里的一切都托付给你了。”
是什么样的工作要邓稼先下定这样的决心,他始终没有道出。那一夜,许鹿希哭了。谁又会想到,为这次工作调动付出的       代价,将是往后夫妻两彼此聚少离多的寂寞人生。
       从此,家里没有人知道邓稼先在哪里工作,他白天消失,晚上神秘地回家,严格的保密纪律,让邓稼先的生活方式完全改变了。他从此再没有发表过一篇论文,也没有作过一次学术报告,真正过起了隐姓埋名的生活。
       其实邓稼先那时的工作地点离家只有一站路的距离,一次妻子偶然骑车看见了他,问他怎么在这儿,她根本没想到那是丈夫的工作单位,邓稼先就说去看望朋友,下错站了,随后看见公交车来就赶紧上去了。其实这一次他是骗了妻子。
妻子全然不知道丈夫干的是什么,她只是常常看着他出门,背着包,拿着书,像是去工作,又像是去学习,问他上哪儿去,邓稼先回答“老地方”,“老地方是什么地方?”“你忘了,老地方就是保密。”
       外人无从想象,新中国在独立自主发展核研究的道路上,付出了怎样的艰辛,而作为负责人的邓稼先,又承担着怎样巨大的压力。可作为那一代的共产党人,只要把他放在这个岗位上,他都要去把它做好,必然这么敬业奉献,哪怕生命都不要了,也要把它做好。邓稼先最终也在一次试验中,受到核辐射,身患直肠癌,于1986年7月在北京逝世。当1999年邓稼先被国家追授两弹一星元勋称号时,他已辞世整整13年,而这时距他1958年投身原子弹的研究,也整整过去了41年。人们直到这时才知道他的名字,知道他是一个英雄。
       邓稼先一生以“纯”字作为自己的品格追求,为人忠厚平实,坦白真诚,被人称为最有中国农民朴实气质的知识分子。党的纪律不允许说的话,不允许讲的事,他是一个字也不会透露的,这正是一个共产党员讲规矩有纪律的典型表率,而在那一代人身上,也同样是一种普遍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