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性教育专栏

四讲四有

| 返回列表

何叔衡——危急时刻把生的希望留给别人


何叔衡  
       何叔衡,子玉衡,号琥璜。1876年5月27日出生于湖南省宁乡县杓子冲。这是一个偏僻的小山村。村里只有七八户人家,都是缺吃少穿的贫苦农民。只有何叔衡家还稍微好一点,有田十二、三亩。从12岁到22岁的10年间,何叔衡读了8年私塾。1902年,26岁的何叔衡遵父命参加科举考试,考中秀才。县衙送来任职书,请他去管钱粮。乡里都来祝贺,但他“感世局之汹汹,人情之愦愦”,拒不就职,宁愿在家种田、教私塾。因此,乡里人称他“穷秀才”。

中共苏区中央局,左二为何叔衡
       1913年,37岁的何叔衡来到长沙,准备报考湖南省立第四师范学校(翌年与湖南公立第一师范学校合并,成立湖南省立第一师范学校)当新生。校内主事十分惊诧,何叔衡解释说:“身居穷乡僻壤,风气不开,外事不知,急盼求新学。”主事叹服不已,准其入学。在这里,他与毛泽东、蔡和森等同学志同道合,成为最好的朋友。后来,何叔衡到长沙市内的中学任教,又担任了湖南省通俗教育馆馆长。他利用这一平台积极传播新文化。
       1918年4月,何叔衡与毛泽东、蔡和森等发起组织成立“新民学会”,并任执行委员长。1921年初,新民学会内部就“改造中国与世界”应用什么主义展开讨论,何叔衡明确反对无政府主义,表示应信仰马克思主义。同年6月,湖南军阀以“宣传过激主义”的罪名,撤销其教育馆馆长的职务。6月29日傍晚,他与毛泽东悄然登上轮船,赴上海参加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的召开,宣告了中国共产党的成立。“一大”闭幕后,何叔衡和毛泽东回到长沙,组建中共湖南支部。为了传播马克思主义,培养革命干部,毛泽东、何叔衡建立湖南自修大学,招收有志青年。后来学校被军阀查封。何叔衡又组建香江学校并任校长,一度名满三相,并在校内引导不少人秘密参加了党组织。北伐军占领湖南后,何叔衡公开了身份,一面担任《民报》馆长宣传革命,一面在惩治土豪劣绅特别法庭工作。大革命失败后,何叔衡再次来到上海,为党创办地下印刷厂,积极开展党的地下工作。
       1928年6月,何叔衡赴苏联出席中共六大,后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与徐特立、吴玉章、董必武等编在特别班。徐特立后来曾回忆说:“在莫斯科,我们几个年老同志,政治上是跟叔衡同志走的。”1930年7月回国后,何叔衡在上海负责全国互济会的工作,全力营救被捕同志,并将暴露身份的同志转往苏区。
       1931年11月,何叔衡到中央革命根据地,与毛泽东等参加了中央工农民主政府的领导工作,当选为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中央执行委员会委员,任临时中央政府工农检查人民委员,内务人民委员会代部长和中央政府临时法庭主席等职。1934年10月,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年近六旬的何叔衡留在中央根据地坚持游击战争。1935年初,国民党军杀气腾腾从四面逼近,中央局书记项英派便衣队送何叔衡、瞿秋白、邓子恢、张亮、周月林等去闽西。他们昼伏夜行,2月14日凌晨到达了上杭县水口镇附近的小径村。
       不太熟悉陌生环境的便衣队一时大意,天亮后在小村做饭冒出炊烟,结果被地主武装“义勇队”发现。“义勇队”璇玑将此情况报告给了驻扎在水口镇的敌保安第14团2营。该营迅速包围了小径村。护送队员用驳壳枪且战且走,冲到村南的大山上,匪兵紧追不舍。何叔衡气喘吁吁,面色苍白,奔跑困难,又不愿拖累同志,他向同行的邓子恢喊:“开枪打死我吧!”邓子恢让警卫员架着他跑,到了一个悬崖边,何叔衡突然挣脱警卫,纵身跳了下去,壮烈牺牲,实践了“我要为苏维埃流尽最后一滴血”的誓言。邓子恢后来痛心地回忆,当时他们过了这座山,依托一条小河将追兵打退,何叔衡若能被架着再跑一段,不至于牺牲。
       何叔衡将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中国的革命事业,在生死攸关的时刻,选择牺牲自己以换取战友生的希望,他的高尚品质将永远放射灿烂的光辉。早年同为“新民学会”会员的诗人萧三曾称赞何叔衡:“做事不辞牛负重,感情一堆烈火燃。”“铁骨铮铮壮烈死,高风亮节万年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