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性教育专栏

四讲四有

| 返回列表

刘胡兰——生的伟大 死的光荣

       一个15岁的农村姑娘,一个普通的共产党员,用自己宝贵的生命,挫败了敌人的罪恶阴谋;她以自己青春的热血,书写了一个共产党员的高尚气节,她就是刘胡兰。


刘胡兰塑像
       1932年10月8日,刘胡兰出生于山西省文水县云周西村的一个中农家庭,原名刘富兰。刘胡兰6岁时,母亲不幸死于痨病。后来父亲刘景谦续娶胡文秀为妻。胡文秀将刘富兰名中的“富”字改为自己的姓氏“胡”,从此更名刘胡兰。胡文秀积极投身于妇女救国会工作,并非常支持刘胡兰参加革命。在继母的积极影响下,刘胡兰逐渐走上了革命的道路。


刘胡兰纪念馆题字塔
       刘胡兰8岁上村小学,10岁参加儿童团,被选为村儿童团长。刘胡兰常带领伙伴站岗放哨,查验路条,侦查敌情,运送武器弹药。1945年8月,中国人民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历经14年艰苦奋战,终于取得了抗日战争的伟大胜利。然而,刚刚走出战火硝烟的人们并未迎来和平,内战的阴云再次笼罩在全国人民的头上。随着斗争形势的发展,党迫切需要培养革命干部。1945年秋,文水县委决定由县“抗联”妇女部长兼五区抗联主任吕雪梅主持,在距云周西村八里的贯家堡举办妇女干部训练班。刘胡兰渴望学习,但因为年纪太小,14岁的刘胡兰并未出现在云周西村推荐的学员名单上。向往革命已久的刘胡兰为这事可急坏了。正巧,吕雪梅来到了云周西村。刘胡兰立即找到她,一再要求去训练班学习。吕雪梅见刘胡兰决心很大,就答应了,但告诉她必须征得家里人的同意。
       刘胡兰知道家里不会答应,悄悄避开家人,沿着小路直奔汾河贯家堡,参加了中共文水县委举办的“妇女干部训练班”。训练班的生活非常艰苦,吃的是玉米、小米,很少有油和菜;睡的是铺着破席的土炕,枕的是硬邦邦的砖头。有的人吃不下这种苦,中途退学了,或者直接悄悄溜走,但刘胡兰一直坚持到最后。1945年11月底,训练班结业。刘胡兰根据领导的决定,返回云周西村担任了村妇女救国会秘书,组织妇女办冬学,帮助烈军属解决困难,支前和慰问部队。
1946年5月,刘胡兰调到文水县第五区抗联工作。当时,文水解放区贯彻执行党中央《关于清算减租及土地问题的指示》,开展土地改革。区委决定让刘胡兰参加大象镇的土改运动。在这次运动中,刘胡兰不仅学到了许多实际工作本领,还大大提高了自身的政治觉悟。6月,经过个人申请及党组织的考察,年仅14岁的刘胡兰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区委在讨论她入党问题时,认为她虽然年纪尚小,但她的表现和觉悟水平是符合党员条件的,于是批准她为中国共产党候补党员;年满18岁时,再转为正式党员。
       1946年秋,国民党反动派大举进攻解放区。阎锡山的军队气势汹汹闯入文水县。当地县委在发动群众积极备战、组织武工队坚持对敌斗争的同时,决定把一些身份已经公开、不便于隐蔽的干部等转移上山。刘胡兰的名字也在转移名单里,但她表示:“我要求上级把我留在平川坚持斗争,我人熟地熟,能够坚持”。区委慎重研究了刘胡兰的请求,认为她留下来坚持斗争也是可以的,同意了她的请求。就这样,这位年轻的女共产党员,在已成为敌区的家乡往来奔走,秘密发动群众,配合武工队打击敌人。
       云周西村的反动村长石佩怀是敌人委派的。这家伙积极为主子效劳,派粮派款、递送情报,群众恨之入骨。1946年12月的一天,刘胡兰配合武工队员将其处死。阎锡山匪军恼羞成怒,决定实施报复行动,大举进袭文水一带,并捕走我地工人员石三槐等,形势日险。刘胡兰的父母见情况严重,劝女儿上山。刘胡兰安慰他们说:“走与不走要等上级的通知。放心吧!上级定会有安排的。”
       党对刘胡兰的处境十分关注。1947年1月11日夜,上级通知刘胡兰转移。次日拂晓,刘胡兰还没来得及动身,敌人突然包围云周西村,强令全村群众到观音庙集中。在人群中,刘胡兰被敌人发现,她镇静地把奶奶给的银戒指、八路军连长送的手绢和作为入党信物的万金油盒——三件宝贵的纪念品交给继母后,被敌人带走。审讯中,敌人千方百计诱使她供出同志,并相许给她一块土地。但在威逼利诱面前,刘胡兰始终不为所动。气急败坏的敌人把她带到铡刀旁,在她面前连铡了几个人。敌人狞笑着冲她问:“你怕不怕?‘自白’不‘自白’?”刘胡兰昂首冷笑道“我死也不屈服,绝不投降!”并向敌军官怒问:“我咋个死法?”“一个样!”敌人像饿狼一样咆哮道。刘胡兰从容地走向铡刀……
       刘胡兰——中华民族的好儿女,中国共产党的优秀党员,为中国人民的翻身解放,为壮丽的共产主义事业,献出了自己年轻的生命。1947年2月,山西《晋绥日报》连续两天刊登专稿,报道刘胡兰的英雄事迹。刘胡兰的名字在华北大地不胫而走。不久,毛泽东亲笔为她题词:“生的伟大,死的光荣!”八个大字,以缅怀这位女英雄。1959年,朱德也为她题词:“刘胡兰同志为人民解放事业而英勇牺牲了自己的生命,她将永远活在人民的心里,她的精神永垂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