党性教育专栏

四讲四有

| 返回列表

一个高尚的人——加拿大共产党员白求恩

       对中国人民来说,“白求恩”是一个亲切、熟悉的名字,是与“伟大的国际共产主义战士”这个称号紧紧联系在一起的。
       白求恩,全名诺尔曼•白求恩,1890年3月3日生于加拿大安大略省格雷文赫斯特镇的一个牧师家庭。1916年毕业于多伦多大学医学院,获博士学位。1933年被聘为加拿大联邦和地方政府卫生部门的顾问。1935年加入加拿大共产党。抗日战争爆发后,受加拿大共产党和美国共产党派遣,于1938年1月率领加美医疗队来到中国,支援中国人民的抗战事业。在延安,他得到了毛泽东的会见。谈话中,白求恩表达了想组织一个战地医疗队到前线的愿望,毛泽东对此表示支持。
       不久,白求恩就率医疗队东渡黄河到了晋察冀前线。一到晋察冀地区,白求恩就马不停蹄地忙碌起来。他带着战地医疗队转战各个战场,冒着枪林弹雨在极端闲难的条件下抢救了成百上千的伤病员。在这里,白求恩对八路军简陋的医疗条件和医护人员的奇缺感到吃惊,但同时又对义务工作者和战士所表现出的忠于职守及自力更生的精神钦佩不已。他不禁感慨:“中国共产党交给八路军的不是精良的武器.而是经过二万五千里长征锻炼的战士。有了这样的革命精华,我们就有了一切。”与他所赞颂的一样,白求恩自己也是一名具有高度革命精神的战士。
       白求恩对他的病人极为重视,绝不宽容任何使病人遭受不必要痛苦的行为。1938年,伤病员们在到达白求恩大夫治疗的地方以前,不得不靠担架抬着走一星期甚至更长的时间,以至那些伤病员的创伤已经被感染而由轻变重。白求恩为这种情形非常痛心。于是,他筹备起一支有流动装备的医疗队一道工作,以使他能够在离进行战斗的战场几英里以内的地方做手术、使用夹板或进行包扎。而这要冒着极大的危险。有时候,他的医疗队刚从村子的一头撤出,日本人已经从村子的另一头进来了。
       1938年5月7日,白求恩在给毛泽东的报告中写道:“自从来到八路军之后……我看到了在最简陋的情况下,医务工作者忠于职责的许多事迹。”5月22日,他又一次向毛泽东写信吐露心声:“我在此间不胜愉快。我深深地感到必须向中国同志学习,学习他们为其美丽的国家而与野蛮的法西斯进行英勇搏斗的伟大精神,我将以这种精神投身于解放整个人类、整个亚洲的斗争。”
       毛泽东对白求恩的生活和工作十分关心,对其意见和能力完全信任。他曾电示聂荣臻,每月给白求恩一百元。对毛泽东的一片诚意,白求恩在回信中婉言谢绝。信中说:“我谢绝每月百元津贴。我自己不需要钱,因为衣食一切均已供给。该款若系加拿大或美国汇给我私人的,请留作烟草费,专供伤员购置烟草及纸烟之用。”
       1939年下半年,为筹集医疗器械和经费,白求恩准备回国一趟。临走之前他将军区的20所医院巡视一遍。在巡视期间,日军开始了冬季“扫荡”,白求恩暂时放弃了回国计划,带领医疗队奔赴摩天岭前线,在靠近火线的一座破庙里布置了手术室。他顾不上吃饭、睡觉,抓紧时间抢救伤员。在紧张的工作中,白求恩的左手中指被手术刀尖划破了,他把受伤的手指放在消毒液里浸了浸,继续工作。后来,他的手指开始肿胀。但他顾不上休息,仍然坚持工作,当他为一位头部严重感染的伤员实施排脓手术,他受伤的手指被感染了。病毒侵入了他的血液,吞噬着他健康的生命。可是白求恩坚决要求上前线。他说:“不能因为这点小病,让我休息,你们要拿我当作一挺机关枪去战斗。”白求恩拄着一根树枝,率医疗队上了前线。工作中,白求恩昏倒了,病情危急,军区首长指示,不惜一切代价为白求恩治疗。然而医护人员竭尽全力,已回天乏术了。弥留之际,白求恩还牵挂着伤员。他给聂荣臻司令员写信,建议“每天要买250磅奎宁和300磅铁剂,专为疟疾病者和极大多数贫血患者。”他向守在身边的同志们深情地说:“非常感谢……同志们对我的帮助,多么想继续和你们工作啊!”
       白求恩为中国人民的解放事业献出了宝贵的生命。毛泽东在《纪念白求恩》一文中写到:“我们大家要学习他毫无自私自利之心的精神。从这点出发,就可以变为大有利于人民的人。一个人能力有大小,但只要有这点精神,就是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